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官家婆水心论坛四不像 >

一汽大众李武案定性不轻 传现任中层被带走

  在淡出媒体视线年多后,前一汽-大众商务副总经理兼一汽-大众销售公司总经理李武的名字,再次成为了热点词条。

  8月26日,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称,根据中央统一部署,近期,中央第十三巡视组正在对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开展专项巡视。根据巡视组发现的问题线索,吉林省检察机关对一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兼销售公司总经理李武、一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奥迪销售事业部副总经理周纯涉嫌严重违法问题进行立案调查。

  寥寥百余字,并未给出李武、周纯案的更多细节,但“涉嫌严重违法问题”的表述却给此案定性不轻。同时,对涉案人李武职务的明确,则表明其所涉嫌的“严重违法问题”发生在其任一汽-大众高管期间。

  2005年12月16日,首都国际机场T2航站楼和往日一样迎送着南来北往的客人。而位于二层出发港停车场的西南角楼,随着金黄色幕布的徐徐落下,一汽-大众奥迪首都机场服务中心正式启动。是日,李武以一汽-大众销售公司总经理的身份最后一次公开亮相后,便消失在公众的视野中,直到8月26日被官方公布立案调查。

  在最后一次出席活动的前4天,即2005年12月12日,一汽-大众发布了包括时任一汽-大众总经理、执行副总经理在内高层人事变动的公告,其中,“副总经理兼一汽-大众销售公司总经理李武先生任届期满,不再担任经管会成员”。离开一汽-大众后,李武的新职务是一汽集团新成立的北京公司负责人,但当时,一方面并没有公开宣布这项任命。

  事实上,李武对北京并不陌生,除了在任一汽-大众高层期间频频往返于长春、北京之间外,早在2002年,也就是担任一汽-大众副总经理前,李武的职务是一汽-大众北京办事处主任。

  到目前为止,尚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此次李武案发与两年前曝出的一汽-大众销售公司原副总经理静国松案有无关系,但北京却是李、静二人的“交集地”。

  2012年,中纪委首次进驻一汽进行调查,随后静国松案发,涉案金额高达3000万元。公开资料显示,静国松2000年到北京工作,从2000年的出租车销售代表到2001年的区域经理再到2002年的首席执行经理,其业绩斐然。其中2002年北京区域的捷达销售任务26200辆、宝来8800辆,创下了历史最好成绩。

  值得注意的是,静“创造”这一辉煌业绩的时点,恰是李武担任一汽-大众北京办事处主任期间。

  离开北京,李武回到长春,于2002年初就任一汽-大众副总经理,并兼任销售公司总经理。彼时,一汽-大众销售组织采取的是总部集权制——总部大权在握,包括销售计划、产品营销、市场促销、网络管理、区域管理、售后服务等。

  是年,一汽-大众全年销量为20.79万辆,仅比当前单月销量多5万余辆,然而由于缺少竞争对手,市场份额却高达16.4%。李武上任翌年,一汽-大众销量猛增至29.8万辆,增幅几近50%,但由于诸多对手的加入,市场份额滑落至13.6%。接下来的2004年和2005年,或许是李武职业生涯中最为困难的一段时间。在这两年,一汽-大众的销量始终徘徊在30万辆上下,市场份额也急剧下滑至8%刚露头。

  也是在2004年,一汽-大众出现产品积压并进行历史性的降价。李武的搭档、时任一汽-大众总经理的秦焕鸣诉苦说:“再降下去,我们就剩背心和裤衩了。”

  降价带来的直接后果便是亏损。根据德国大众公布的业绩显示:2004年还为大众全球业绩做出近1/3贡献的中国市场,2005年出现了1.19亿欧元的巨额亏损。其中,占大众在华半壁江山的一汽-大众“功不可没”。

  “主要是因为企业发展的需要,硬件、软件等各方面的投入很大,还有欧元大幅升值,也给我们带来了很大损失。”2005年10月,奥迪全新A4发布会上,李武对一汽-大众的亏损做出了公开回应。

  在李武任内期间,除了奥迪A4(B7)这样的重磅的新车,他还经历了奥迪A6L(C6)、第四代高尔夫等重要车型的投放,并参与了一汽-大众奥迪销售事业部的筹备,以及奥迪个性化订单生产体系的搭建等重大组织机构和生产体系的变革。当然,被外界褒贬不一的一汽-大众历史上不多见的官方降价行动——“春晖行动”,李武也是重要的参与者。

  2005年12月,一汽的一纸调令,让见人总是笑眯眯的李武在一汽-大众的任职走到了尽头。

  不过,进驻一汽的中央第十三巡视组的工作并没有结束。在李武之后,已有现任一汽-大众中层经理被带走调查的消息传出。